n.jpg

我想對《劫孕》罵髒話。

文宣強調是《佈局》賣座團隊打造封閉式恐懼新作。是,它多數時間在封閉空間取景,但沒有恐懼,沒有,只有憤怒。憤怒來源是我看著這些角色怎麼可以這麼笨!

 

故事講述1名懷胎9月的女子駕車出意外,老公身亡,自己與胎兒幸存。她獨居獨棟屋等孩子出生;某晚,1個瘋女人闖進她家,不擇手段要搶走她的胎兒。

 

講完了,故事就這樣。

 

導演受訪曾這樣說:「《劫孕》向經典的『希區考克式恐怖』致敬,不同於《鮮胎活剝》充滿血腥暴力的畫面,在同樣故事背景下,這電影專注在建立一個窒息的空間及如坐針氈的氛圍。」

 

「坐如針氈」用得很好,因為我看著女主角,及其他陸續出現想救助她的角色,從粗壯男鄰居、鄰居的粗壯家人、輪番上陣的1個微胖警察、1個女警,全都跟白痴一樣,毫無招架能力地被那智商不高、也根本沒有功夫可言的瘋女人輕易撂倒,壓倒性地勝利。女主角唯一殺死的人,是她自己的媽媽,有沒有很笨。

 

所以我氣得坐如針氈,「窒息」沒有,倒是有「喘息」,因為氣到心裡一直咒罵著。

之所以支撐我看完電影的動力,是我想看他們可以笨到什麼極限。那已不僅只是「為什麼不開燈」那類的低能。而是「你們到底在幹什麼」!

 

電影也打著「揭開全球『剖腹偷嬰』高犯罪率真面目」的Slogan,但從頭看到最後,沒有什麼真面目,也完全搆不上什麼全球犯罪性等級,就只是一個瘋女人的個人荒唐復仇計畫。

 

當然,整部片還是有值得一看的部分,就是預告本身。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amie 的頭像
Jamie

張哲鳴 電癮 影評

Jami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跟原版差太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