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pg

 

《羅曼蒂克消亡史》導演程耳的野心企圖很大,刻意用非線性敘事,不斷交雜打亂時間序,雖然意識流的藝術感很強,但故事很片段零碎,不太易懂。所以在宣傳上,很難用哪個梗來號召觀眾,於是這任務就交給了影后章子怡。她裸臀、被親腳趾、車震、裸身被淺野忠信擦澡、當性奴,演大量性愛戲,情慾的表情,尺度大突破。

 

(以下有雷)

這片的背景設定在3040年代的上海灘,但故事不太容易消化,因為導演跳躍性敘事,先從1937年開始,接著退回3年,再跳到1941,之後躍至1945年日軍投降,再跳回19341941,打亂時序,甚至用很零碎的剪輯,把故事切割成極簡的片段再拼湊。

 

好在葛優、淺野忠信、章子怡、倪大紅、趙寶剛、閆妮、袁泉這一票硬底子演員頂得住,鏡頭給得短,靠台詞及眼神,仍能精準交代出脈絡。可是片中他們幾乎都沒個全名,其實,各角色投射的都是杜月笙、黃金榮、汪壽華、蝴蝶那些上海灘年代響噹噹的風雲人物。

 

雖然背景在風生水起的上海灘,充斥日本統治壓迫、間諜作祟、黑幫黨派角力爭鬥、混亂的時代躁動;不過,程耳偏偏沒要讓你看戰爭,連街頭上煙硝四起、槍砲火拼都極少,也在敏感的國族意識或政治輕描淡寫。真要算,略有規模的槍戰僅只2場,反倒吃飯戲,至少20場。華人生活文化裡圍桌吃飯必不可少,李安的電影早已強調過這細節。

 

故事多半關在屋裡靜靜地敘事。中華民族,談判也得請茶、說事可以邊打麻將,吃飯場景更是琳瑯滿目,家人親友圍圓桌,閒話家常、即便江湖上的運籌帷幄、哪個殺手小弟值得找來幫手,全在飯桌上輕鬆自若地談。

 

貫穿全片的葛優投射的是杜月笙人物原型,但片中他叫「陸先生」,《羅曼蒂克》不刻意描繪那些傳奇人物,只是借用那大時代的「亂」,來凸顯「人性」。畢竟片子擺明叫《羅曼蒂克消亡史》,怎麼可能沒有愛情?

 

章子怡飾演老大再娶之妻,可她不情願,心裡惦著的是葛優,對他說過「你帶我跑了吧」,但葛優一梟雄,人在江湖,那江湖就是天地,他當然把兒女情長往後擱。於是章子怡跟舞蹈老師鍾漢良曖昧;爭到電影女主角又跟男演員韓庚搞上,讓他親腳趾調情,她自嘲「是花痴,不過是打發時間」;後來甚至被淺野忠信扯下裙子露臀(也很可能是屁股替身),車震強暴;最後禁錮起來當性奴,多場情慾詮釋,讓章子怡的性慾演繹尺度突破。

 

章子怡此角的設定,就是個羅曼蒂克消亡的樣本,她說自己「歷經了百千磨難,還是活了下來」,但她始終得不到真心所愛。漂浮在動盪巨流,生存至上,情慾都是消遣。幾乎沒哪個角色真擁有浪漫的羅曼蒂克。

 

飾演大明星的袁泉,被老大相中,原本的老公三兩下就被官職高俸引誘走,拋棄袁泉遠走他鄉,愛情算什麼?另個手下處男小弟,口口聲聲講著家鄉有愛人在等著,卻因碰上霍思燕飾演的妓女,「羅曼蒂克」再度瓦解,他改口了,對妓女說:「我上癮了,一直想弄。我養妳。」

 

有人說程耳像中國的昆汀塔羅提諾,倒也不完全,昆汀習慣逼觀眾直視極端殘暴的血腥;《羅曼蒂克》在處理暴力殘殺上雖也直接不囉嗦,但多以冷暴力的藝術鏡頭美化。

 

這片的攝影很炫技,一大半時間,彷彿《布達佩斯大飯店》般的強迫置中構圖;加上運用大量垂直鳥瞰大景,彷彿冷眼看著這盛世流動;甚至有幾顆鏡頭,好比閆妮飾演的王媽幾回緩步穿堂的慢鏡頭,配上梅林茂的音樂,又有一丁點王家衛。

 

程耳在此之前沒太響亮之作,模仿,或許是創作的好方法之一。程耳確實在形式做出了氛圍,雖然有人覺得太做作,但確實也是他得以出線的特色,上個月程耳以此片獲中國電影導演協會的「年度導演獎」。

 

不得不說程耳有才,偏愛古典音樂的他選的配樂自我又多變。古典鋼琴、大量弦樂、吉他、口哨,甚至2度用上外語童聲合唱曲。他身兼導演、編劇、剪輯,還寫詞,打造出這部在暴力美學及視覺風格上揮灑過癮的作品。

 

但是,好多觀眾就是看不懂。這得借用片中王媽去找大明星袁泉的橋段來說,王媽說看了袁泉的戲,但「電影我沒看懂」;袁泉答:「導演沒準備讓大家看懂,這是部藝術片,是拍給下個世紀的人看的。」

 

電影尾聲,日本投降,黑幫勢力跟著顛沛流離。最後一幕葛優過海關,一代梟雄,也不得不聽小兵使喚乖乖脫帽,張開雙手任人搜,那段叱吒當年的上海灘風雲,如同英文片名《The wasted Times》一樣,消耗逝去。戰時無情,所謂的羅曼蒂克,又留存下什麼?

 

去年該片曾報名金馬獎,卻為求好而抽手再後製,可惜也因無法重複報名的規定,章子怡認真學習上海話,以及情慾解放的演出,無法再次在金馬獎上被驗收。

創作者介紹

張傑米 Mr. 電癮

derd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