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jpg

 

金鐘視帝吳慷仁演的這部片本來叫《顏色失真》,後來改為《白蟻》。51歲才拍首部劇情片的導演朱賢哲說為了更貼切主題,改用吳慷仁在片中的網路暱稱「白蟻」,這是種苟活在陰暗潮濕裡、啃蝕木頭見不得光的螻蟻,比喻的正是這病態的男主角。導演拍過20多年紀錄片,所以他說刻意選用大量手持鏡頭來呈現故事真實感。

 

電影一開始,吳慷仁就讓你進入詭譎的氛圍,他在鏡子前脫掉身上的女性內衣褲,背部全裸地盤坐地上,一邊吸聞、一邊自瀆,1分半鐘的長鏡頭直到「完工」。抽動是真的,連他為戲從70公斤硬瘦到56公斤的乾癟體態,那條凸起的背脊都有震動起伏的戲。

 

私下的吳慷仁不算很樂天開朗的那派,是那種跟他要電話,他會給你email的人,要說古怪也沒那麼誇張,比較像是思想比較深沉的那種。也許與他成長背景有關,並非表演本科出身,入行前幹過40多種例如工地粗活、八大行業等各式雜工。短短9年演藝經歷,除了累積的底層生活歷練,僅靠到台藝大進修16周的表演訓練,使他快速提升演技的應該還有意志。他用方法演技強迫自己融入角色,在拍《白蟻》前1個月,他只吃芭樂跟蛋白,外加維他命,非常不健康地狂瘦14公斤,逼迫自己殘敗虛弱,進而自然顯得病態。

 

故事前3分之1,吳慷仁完全沒台詞,唯一發出的聲音是他完成自瀆的那聲乾吼。他偷竊別人的內衣,慌張鬼祟的神情,佝僂的身形,回到灰暗房間,脫下男性的外衣,赤身裸體上的竟是女性內衣褲。在鍾瑤飾演的女大生與女同學無意間偷拍到他偷內衣的畫面,因為不屑這怪人的噁爛,故意惡搞他,影片燒成光碟,查出他地址,匿名寄給他,這讓原本就心理有問題的他瀕臨失控。在1場他誤以為逮到偷拍者的戲,彼此互相拉扯卻被擊倒在地,他崩潰似地躺在地上抖動、哭喊、抽搐。先不論他演繹的發作症狀,是何種醫學病狀,電影也並未交代,但開演後1小時裡,從變態行徑到遭揭穿後的失控爆發,一切的情緒氛圍都隨著他的表演而蔓延。

 

這正是一位影帝足以駕馭的功力。可惜的是,當導演在後3分之1的篇幅,開始從于台煙飾演的母親的角度來娓娓道出吳慷仁的其來有自,以及鍾瑤煎熬在連串惡整下究竟該有所限度,氣氛卻隨之變奏。該有的脈絡被剪去,沒有脈絡的片段穿插,寫不了意,反而顯得零亂,對於首次執導劇情片的朱賢哲而言,他確實證明能有潛質駕馭1部不同於大眾取向的類型片,但在收尾上不夠純熟精準,甚至有點拖泥帶水,導致前面鋪疊的力道大幅減弱。于台煙的表演恰如其分,甚至做出犧牲形象的自慰戲;新生代的鍾瑤在與女同學糾結爭執的戲碼上可圈可點;最遺憾的是吳慷仁前面極高完成度的表演,因為收尾不夠簡潔有力而被削弱能量。可惜了吳慷仁,他絕對還有機會提名金馬影帝。

derd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