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qdefault.jpg

最近有部國片《嫐》,讀音同「惱」,我看完也真的被惹惱。有人形容它是情色版《台北物語》,我不允許這樣形容,《台北物語》充其量只是技術手法很粗糙,故事角色行為很荒謬,但我還是知道他們要談的不是50萬,而是500萬,中心主旨很清楚。

 

但《嫐》,我真的從頭到尾不知道它想表達什麼。說情色,也不過幾場床戲,尺度普普通通,有場女生叫床聲好像快被殺死了;另一場男的叫得像身上同時有3個部位抽筋。

 

片頭一開始定格在字卡上:「真的不忍心告訴你,我們生活的世界,其實是一場幻夢。」(嗯哼)

 

然後3位主角很執拗都要取單名「馬、姈、媛」。然後,主角講話非常喜歡中、英交雜,男主角馬的口頭禪是在句末加上「Do you know what I’m saying?」非常令人翻白眼,但編導也十分打趣地安排其他演員說:「幹嘛不講中文。」相當令人思辨的對話設計。

 

其實它的基本技術層面是比《台北物語》,畢竟是資深導演余為彥的作品。重點只是沒有故事線而已,而且剪輯很隨興,經常沒邏輯地跳躍,想到哪,就剪到哪,是一種創新的意識流。譬如男主角不知怎麼被催眠了,畫面進入加藍色濾鏡拍的沒有焦距的奇幻空間,突然用卡通式動畫冒出滿地彩色菇菇;然後男主角瞥見一女子在跳舞,接著就大「哇」一聲驚醒。這段跟接下來的情節有關係嗎?答案是沒有。

 

還有幾場導演可能想搞得很嗨的派對,但也許現場臨演不夠,就用手搖鏡頭方式,用很近焦地製造很迷炫的感覺。另一派對是找一堆人圍在火爐旁手舞足蹈,其實我不知道他們在幹嘛。

 

女主角姈是一臉機歪又很欠腳的留洋女子,她講台詞很像硬背的,再用話劇式口吻唸出來。有段台詞,她不知在跩什麼高談闊論巴哈與現代電音的相異性,嗯哼。逛花店時,聽老闆娘介紹完,也撂個單字「Nice」。

 

然後她在花店巧遇男主角老婆媛,馬上說出紫紅色海芋的花語,以及背後關於什麼鬼精靈的故事,ending撂下1句:「這,就是所謂的愛情。」聽得頭頭是道的媛,馬上問她晚上有空嗎?此時先穿插些跳躍畫面,2女就約吃晚餐了。

 

當然,什麼都懂的姈,對喝紅酒自然有一番見解,她再度中英文交雜說:「喝wine要懂得pairing,紅酒燉煸香的松露牛肝蕈菇,就是最好的pairing。」是的,這裡為您介紹一個單字pairing,搭配的意思。

 

有場姈跟媛去Live Band的店,某個女子莫名從客桌走上台就唱歌了,老實說,唱功跟曲調都很好聽,但畫面裡完完全全對不上嘴,WHY?之後還有個男的莫名其妙在家高歌《聖母頌》。這些跟之後劇情有何關係嗎?答案是沒有。

 

總之,我大概在混亂中掌握了劇情的梗概,就是姈搞了本來就愛外遇的男主角馬,但同時也勾引男主角老婆媛大玩女同性戀情。

 

反正不怕爆雷。結尾是當這對夫妻知情攤牌後,跳躍到姈在家跟另一個男的對話,請你們幫忙仔細聽一下,姈說:「『空』和『有』,來自同一個地方;看不見的空,你沒辦法想像它的威力有多大,幾塊鐵包住一個空,轟,一炸。地球就會毀了耶。」

 

男的回他:「妳為什麼總是講一些自己都不懂的話。不過,你已經打破相對關係,可以是女生,也可以是男生。你可以不空,也可以不有。」請問,有人能幫我翻譯成中文嗎?

 

因為男主角是建設開發公司高層,大概因官商勾結的建案出問題。尾聲,他的女秘書一副中邪臉跑到他家,只有他老婆媛在,女秘書說:「山神動怒了,董事長在山上有難。」然後媛開始在家裡失心瘋似地東奔西跑去關門拉窗簾;接著,居然出現「妖魔特效」不斷撞門,電影瞬間變成鬼片來著,媛於是猛烈大喊救命。然後,直接跳到老公深夜回家,聽完後深信不疑,也慎重講出「山神動怒了」。這時我也真的怒了。

 

再跳到另一深夜,輪到男主角獨自在家,突然停電,相同的「妖魔撞門」特效動畫再度出現,他不斷狂吼「Stop it」,以及不知他何時學會的觀音心經。

 

好啦,跟《台北物語》的結尾8人集合的G8高峰會大高潮一樣;《嫐》結尾也是6人大聚集,但《嫐》的編排一點都沒創意,知道真相後的媛,用舞台劇搶戲的方式誇張演譯憤怒;然後其他人身上被使用猶如白冰冰監製的《人生按個讚》的特效。也是一個傻眼

 

片尾前後呼應,也是來了張定格字卡,看得出導演的用心,這回是這樣寫的:「真的不忍心告訴你,醒來後的真實世界,其實是一場空境。」是的,如果你看完整部片,會發現你花了1個多小時,真的是一場「空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amie 的頭像
Jamie

張哲鳴 電癮 影評

Jami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