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jpg

台灣金馬獎最佳短片得主陳鈺杰,在首部劇情長片《盛情款待》身兼6職,從編劇、製片、導演、攝影、剪輯,再加上CG動畫視效顧問,這些人事費用一般合計至少逾1千萬元,他全省了。1個生活在美國24年的新銳電影導演,卻選擇九成在日本取景的台日合作片,讓田中麗奈硬學中文,讓王柏傑的角色從起先的機車轉變成暖男。

 

日本有種抒情文藝電影,節奏緩慢、氛圍恬淡,卻又能娓娓道出濃郁情感,這並不容易被外地導演模仿得道地。尤其長居美國的陳鈺杰,能用他溫和的鏡頭視野營造出日式影像質感,搭上日本配樂師的點綴,即使節奏相較日本片並沒有那麼緩慢,但也把小品拍成「良品」。

 

台灣有不少自編自導的電影人,少數如鍾孟宏再自己擔任攝影的;但陳鈺杰連製片也當,在參與香港電影節開幕片時,王柏傑發現導演去張羅工作人員通行證,然後一間間房去發送。他因曾在美國修電影時學過CG視效,在美國特效師臨時推辭下,他再扛起視效顧問,在這部小品裡,其實共用了180個特效鏡頭,若沒明說,你可能根本沒察覺包括遠眺的湖景、明月館外觀、幾幅浪漫的皚皚白雪,都是CG完成;光視效顧問部分,陳鈺杰就省了300萬元台幣。

 

因為曾為日本觀光局拍宣傳廣告、擔任宮崎駿紀錄片的攝影師,他以製片身分透過管道取得日本知名的松竹攝影所願意擔任製片公司,他邀來的田中麗奈、余貴美子、木村多江全是2度獲得日本電影金像獎的知名女星。

 

《盛情款待》的故事並不複雜,沒有多麼曲折高潮起伏。它從1間面臨經營危機的日本民宿「明月館」,要重新裝潢轉型或出售為開端。拉近了余貴美子和田中麗奈飾演的宿舍經營母女檔;台灣接手產權的業主老闆楊烈、及他留洋美國前往執行的兒子王柏傑;另外是在民宿打工的台灣青年姚淳耀和去探望他的母親呂雪鳳。

 

1間民宿,3段不同文化的親子關係,3條不同年齡層的愛情線,全被1堂日本傳統的「待客之道」(Omotenashi)課程所潛移默化地改變。最初表現苛刻機車的王柏傑,漸漸懂得關心;固執倔強的田中麗奈也學會體諒。

 

電影在楊烈和王柏傑父子不同的價值觀上面反證。王柏傑的角色糾結於舊情人,他看重眼前利,他所不在乎的傳統價值留存,其實跟人性的情感投射是一體兩面;劇本想透露的核心,則幾乎都出自楊烈之口,他說:「沒有遺憾的人生,一點意思也沒有。」這是王柏傑正在經歷卻又不知所以的。

 

楊烈跟早己喪夫多年的舊情人余貴美子重逢,他問她當年為何沒有嫁他?她說幾十年前的事了何必再問;他才說:年輕時會以為自己什麼都懂了,愈靠近人生的終點,才發現不懂的事愈多,有點痛苦。余貴美子回他:男人都是這樣,像女人如果無法搞懂的事,就放下吧,「所以我們生小孩」。一番男女觀點的對立,更像人生的一種思辯。楊烈在面對幾十年前的大批舊友聚會,也講了一段話:「活了這麼久,我發現,人生只會遇到必須遇到的人,所以我對你們特別感謝。」

 

人與人的初識或久別重逢,雖有不同「待人之道」,但用的都是一份「情」;人生際遇裡的每個瑣碎片刻,都在看似簡單敘事的《盛情款待》裡,被堆疊出一股暖和,那也是「情」

 

像電影裡教授「待客之道」課的老師所說,品茗、書法、武士等各門各類,都有一種「道」,那都得細細體會才能理解。《盛情款待》不只告訴你,在京都,主人如果說出「要不要吃茶泡飯」,其實是暗示客人該離去了;這部電影也用楊烈生命將要走到盡頭所道出的人生體悟,讓觀眾思考人與情的價值。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amie 的頭像
Jamie

張哲鳴 電癮 影評

Jami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