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jpg

by 2017.1.31

《海邊的曼徹斯特》的劇本是會閃閃發光的那種,加上肯尼斯自編自導的貫徹,幾個主角都有高完成的執行度。

 

男主角凱西像把整個小鎮的怨苦全都塞進他胸腔一樣,因為曾經死過不成,他封閉壓抑變成行屍走肉,只在偶爾的情緒臨界點時自討苦吃。像在酒吧故意打人讓自己被打得更慘、甚至瞥到他無法直視毀滅他人生的舊家所在時,突然一拳打破玻璃,滿手鮮血,用自殘來懲罰自己。

 

為了當年意外搞得家破人亡的不堪,他把自己獨自放逐躲到他鄉。卻又因哥哥意外去世而被孤單留下的姪子,再度回到故鄉。

 

導演不斷閃出插入過往時空片段,告訴你男主角跟哥哥姪子的情感養成之所以真摯;告訴你當初他究竟幹了什麼蠢事讓他不願再住回這座小鎮。在這樣的人物建立上,叔姪每回咆哮式的對談,你能理解不是憤怒怨懟,是2個都被遺棄的人在慌張失措裡無所適從的渲洩。

 

姪子的角色很立體,16歲少年面對突如其來的喪父,劇本沒讓他哭天搶地,甚至不太哀傷,反倒繼續玩團、樂於腳踏兩條船;卻在無意間打開冰廂冷凍庫看見冰冷的肉塊,想到他其實不捨父親的大體被寒冷冰凍,而恐慌發作式地全面瓦解。

 

蜜雪兒飾演的前妻戲分不多,但光是那場在路邊巧遇凱西的戲。她在多年後終於有機會一次性地全盤告解式懺悔道歉,這場戲不只讓蜜雪兒一場出線。連凱西詮釋無法直視決堤的前妻的神色,彷彿覺得自己根本就該被囚禁在罪悪深淵裡,而顯得情緒混亂手足無措的細微。讓2位演員的表演激盪出幾乎崩裂的最佳火花。

 

劇本緊密得讓人沒時間喘息,但也因為太緊密而沒有留白餘地,讓我原本抱持著想進去大哭一場的觀影過程,但找不到一個切入點,於是一直悶著悶著。可能跟聲音處理有關,導演在片中製造很多很吵的嘈囃噪音,來使人感受角色的躁鬱不安。我能理解。但有些過度張揚的交響樂和阿卡貝拉配樂,就使我分心。

 

還好整體表演太有張力。連哥哥的好友夫妻檔、甚至只出現一顆鏡頭不淮凱西被應徵的婦人的嘴臉也夠賤。這是個殘酷到令人心死的劇本。看完收入年度心頭好。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amie 的頭像
Jamie

張哲鳴 電癮 影評

Jami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