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jpg

 

奧斯卡入圍名單裡有部《泥沼》,其實光看故事大綱,並沒有勾起我太大的興趣。二次大戰末端為背景,在密西西比州一個不得不以農業維生的小白人家庭,以及受雇於他們之下的小黑人家庭之間的故事。

 

想當然耳,是個種族歧視的主題。這是Neflex自製的電影,在它的平台可以看到,不知道會不會在院線上映。因為入圍了劇本跟攝影,還有Mary J Blige提名了女配角並貢獻最佳原創歌曲五強之一。於是就找來看了。

 

你可以想像故事裡的黑人如何被欺壓排擠:黑人在商店買完東西,遇到進門的幾個白人,即使黑人在前線戰勝被視為英雄,依然被逼迫得卑微地從後門離開。

但在白人太太凱莉墨利根的2個女兒生重病,往鎮上的橋樑正巧封閉,白老公只能求助有些微醫療知識的雇員黑太太,孩子們因而治癒,2個不平等階級地位的家庭有了些微不同的互動。

 

可是即便凱莉有了感恩,但仍然改變不了白人男權對待黑家庭的態度。尤其白人家的老爺爺依舊是個大美國強烈白人主義的老頑固。

 

故事轉折出現在戰勝後,白人家一家之主的空軍弟弟回來了;黑人家在坦克部隊立功的大兒子回來了。2個都有戰後症候經歷的年輕人,有了共同慰借與溝通頻率,有著對前途迷茫的相同憂慮,但,他倆終究只能成為不可見光的朋友。

 

故事最後並不是黑白融合大和解的溫馨戲碼。因為在白人老頑固發現黑軍人曾於戰時,在黑人並不會被排斥的歐洲曾跟白人女性交往,甚至產下一子。這居然被視為不可赦的罪孽。在老頑固吆喝下,鎮上一群神經病白人抓走黑軍人並施以變態私刑,那白人好友同樣被抓來被迫直視這慟心的傷害。其後,開展了一連串令人痛心的人倫大悲劇。

 

這是典型政治正確的美國電影,女性受到壓制,黑人受滿屈辱。即使我覺得這片應該不會在奧斯卡拿到任何獎,電影整體完整到位,但跟其它片子相較都沒有特別驚豔的突出。不過,電影最後半小時深深刺到我的同理心,同樣在指甲裡留著泥巴的人們,何苦相逼。我被揪心了,身而為人的同理心。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amie 的頭像
Jamie

張哲鳴 電癮 影評

Jami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