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pg

如果有個電影行銷文宣獎,《德布西森林》應該可以入圍,它的書面文宣、廣告看板架設以及搭配德布西配樂的優美預告,都呈現出極具文藝的美感。可當你走進戲院,看見大片鬱鬱蔥蔥的森林,以及一對埋藏心事的母女在進行野外求生,你真的得到電影所謂的「療癒」了嗎?

 

尤其如果你事前沒先看過故事大綱簡介,然後看完整部電影,理論上應該也並不會知道這對母女究竟發生什麼事?片中對白極少,大部分時候,陸弈靜和桂綸鎂這對母女,是非常安靜地在翻山越嶺、在荒野林間撿草撿柴、用石頭生火、煮食用餐,到溪邊洗衣服、百無聊賴地釣魚,辛苦地爬樹摘果子;在風雨來襲時,苦撐著那破敗的帳篷曲著身子互相取暖。乍看起來就像在野外求生。

 

當然,從極少的對話中,及桂綸鎂腦海閃過記憶的聲音,依稀略知桂綸鎂的家庭發生了重大變故,於是她傷心欲絕,母親陸弈靜帶她躲進森林,轉換不一樣心境試圖療癒。但你不會知道所謂的變故的來龍去脈,你也許能很深刻地從桂綸鎂深鎖眉頭的哀慟,以及悵若所失的身體語言知道她受到極大挫折。她的表演確實讓你感受她全然進入那角色,她沮喪地背後式倒入河裡,憤怒地撞擊土地出售的看板,她的投入無庸置疑,但,導演不知道有沒有考慮到觀眾,觀眾始終並不知道她們究竟在難過的具體原因?在如此單薄的劇本編寫上,角色的演繹沒有脈絡,觀影的情緒投射,跟茫茫荒原一樣,無處可去。

 

旅法台灣導演郭承衢很勇敢地選擇此題材,確實如電影介紹所提及的「台灣前所未見的形式」,它用青木樹海和聲音編寫了很多「意」,可惜的是,故事是觀眾習慣在電影中尋找的著力點,這點,《德布西》給予的很少。這是種導演的實驗,但也再次彰顯身兼編導的作者,有時容易過於自溺。當然,在大自然的蟲鳴鳥叫,加上法國印象樂派大師德布西的鋼琴配樂營造下,這確實是場優美影像的展演。

 

我想得到最大療癒的人是桂綸鎂本身。這是她遇到表演瓶頸休息1年後接的第1部片,能夠長時間與她原本就喜好的大自然共處,甚至在表演之中不斷與自己對話,是對她本身能「從零開始」的再出發。

 

對於以本片第6度提名金馬獎的陸弈靜,她以自然老練的靈魂住進角色裡,她曾在受訪時說,準備此角色時,她做最多的事就是不斷在家裡重覆播放著德布西的音樂,無時無刻,換句話說,除了從音樂融入的意境,她可能也無從準備,可見劇本描寫的薄弱。所幸她的神情肢體在角色演繹上一氣呵成,畢竟就角色塑造而言,她比桂綸鎂占了較多優勢,桂綸鎂的痛楚我們不見得體會,但陸弈靜以一個疼惜女兒、在旁保護的母親而言,說服力高得許多。

 

這確實是1部台灣少見的電影形式呈現,我們樂見各式不同的類型電影出現,但或許作者能再多思考的是,如何跟觀眾溝通。

 

b.jpg

 

derd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