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瓦城》電影劇照。(圖/岸上影像及前景娛樂提供).jpg

趙德胤率柯震東、吳可熙抵達釜山影展,昨晚跟著他們吃燒肉,柯震東一貫的嘻哈打扮,穿著小洋裝的吳可熙完妝美美的,席間我們當然是用 國語」聊著先前他們在泰緬地區拍片的甘苦。可是,這2個男女主角,到了今天下午亞洲首映的《再見瓦城》銀幕上,操著雲南方言,黑得跟碳一樣,簡直跟昨晚那2個判若兩人。

 

柯震東曾因沾毒被四面八方罵得臭頭,一度打碎他想再拍戲的念頭。好在有趙德胤貴人相助,他帶著金馬獎最佳新演員得主的潛力,與他從未接觸過的藝術片型撞出一次精彩的火花。趙德胤說,這部片跟以往的不同,是過去製作費僅30萬元,這次花了4000萬元;工作人員從早期的7人克難小組,變成最多時候加上號召來的親友臨演有200人。

 

其實,看完片,我發現真正不同的是,相對於《冰毒》甚或他更早期作品的意識流,《瓦城》的故事性架構更加完整緊密,當然,這是對作者本身的比較級,他也不可能拍起向大眾靠攏的商業片。故事依然著墨在他長期關注的緬甸低下庶民在艱困窘境裡的掙扎和尋找出路。

 

片中,柯震東和吳可熙從緬甸偷渡到泰國,他們沒有身分證明,吳可熙幾度違法打工被逮,後來被柯震東帶到安全的紡織工廠打工。但吳可熙一心想往外闖,不甘於日復一日看不見未來的工廠生活,說著想去台灣,她想方設法要花錢買到身分證明;不同的是,單純無欲的鄉村孩子柯震東,只想安穩賺飽錢,回緬甸,最好是能娶了吳可熙。

 

常把侯孝賢尊稱為師的趙德胤,在這部片中明顯有侯導的影子,他運用大量的中距離定焦鏡頭擺著,像用框架靜靜記錄演員的日常;他倆的情愫同樣也在輕淡細微裡衍生,沒有任何激情戲碼,連小手都沒牽過,但柯震東傾心呵護的慾念都在眼神裡流轉,也許是導演的刻意安排,柯震東前半段幾乎沒有過多表情變換,唯獨一場他劈哩叭啦用雲南方言勸說吳可熙在哪裡工作能有多少行情的一大頁分析解說的台詞,其餘時候沉默少語,極為內斂。也許就像他在訪談講的,拍攝前被丟到泰緬生活那1年,角色已是被磨去稜角的呈現。你已經看不到他「表演」的痕跡,但他每次出場,都有足夠分量的存在感。

 

也因為戲劇結構較具體,角色的建構相形完整,這讓吳可熙在歷年來趙德胤的作品中有了最好一次的發揮,不光是雲南方言、泰語的技術訓練,是她除了角色內心世界編織得完整,面對不同對手演員柯震東,又再激發出更具人性的演繹。

 

片中,柯震東不避諱現實世界曾沾毒的過往,有段吸食廉價安非他命的畫面,導演說,那是當地黑工為了亢奮體力日以繼夜上工賺錢,習以為常的真實呈現。因為還不能爆太多雷,只能說,導演在聚焦緬甸低階庶民困境之外,他想拍的是部愛情片,而且是「純愛片」,所以把一些關於「性」的部分全都刪剪,只留下柯震東想摸對方的手都帶著羞怯的單純。

 

不過,習慣寫實的趙德胤談起純愛,似乎總少了些說服力。 好在演員的演繹在這點上蓋過瑕疵,當柯震東的純情遭逢變化,加上毒品的催化,柯震東在後半段展現高反差的爆發性演出,這樣的張力對比,著實替他增添不少演技分數。如同《冰毒》片尾那場讓觀眾直視屠殺牛隻的血淋淋完整過程,在林強畫龍點睛的配樂下、和緩前進的《瓦城》,直到結尾,同樣給了一場撼動人心的場面。

 

 

《再見瓦城》渡河意境前導海報。(圖/岸上影像及前景娛樂提供).jpg

 

by 10.9 at 釜山影展

derd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