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VYL2Z7S.jpg

侯孝賢新片《刺客聶隱娘》摘下坎城最佳導演獎,讓觀眾再度聚焦武俠電影,又一次印證此類型電影在華語世界的絕無僅有。回顧1975年胡金銓的《俠女》首度讓武俠片閃耀國際舞台,奪下坎城影展最高技術大獎,這40年來時代演進,徐克、王家衛、張藝謀、陳凱歌、陳可辛多少名師前仆後繼上沙場,招式可以千變萬化,但從《俠女》、《臥虎藏龍》到《刺客聶隱娘》的展現,回歸人性才是不變的雋永之道。

 

早在60年代,張徹導演已有所謂陽剛暴力美學,他的《獨臂刀》等作品總有悲壯血性廝殺;胡金銓不同,他多了一股文人特有的陰柔靈動,《俠女》是轉捩點,男主角石雋不是傳統鬥狠的高手,是飽讀詩書懂用陣法的文人;徐楓也不再是柔弱無力的女角,她為報父仇的堅毅,甚至與男主角在月光下一夕交歡而懷孕,一度遁入空門,胡金銓挖深複雜的人物性格,在後來《臥虎藏龍》章子怡飾演的玉嬌龍、舒淇扮的《聶隱娘》身上,都有一樣豐厚的角色塑型,讓電影更貼近人性。

 

長達3小時的《俠女》有些漫長,是因決鬥都有敵動我靜的鋪陳,主角打到一個段落也會喘,胡導從小愛看京劇,運用鑼鼓配樂讓動與靜皆具張力。加上國畫開卷般的長鏡頭,山光水色的留白,有儒家、佛家思想,結局更帶禪意。但文人電影的節奏當時並未全面席捲觀眾,反而是成龍類型的硬式功夫片逐漸取而代之。

 

直到25年後《臥虎藏龍》,古典俠義終於又被喚起。周潤發飾演大俠李慕白周旋在俞秀蓮(楊紫瓊飾)和玉嬌龍,也會優柔寡斷。他在儒家禮教下,和俞秀蓮隱含保守情愫;他面對放蕩不羈的玉嬌龍,男性霸權企圖教化她的自由主義,曖昧又在道德壓抑裡激蕩,那場向胡金銓致敬的靜謐竹林頂梢的對決,意境更上層樓,在遼闊的自然萬物裡,講回人性最原始的情愛。


李安將武俠美學推到極致,成了首位摘下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華語導演。這使得中國名導張藝謀焦躁,他在2年後,跟緊好萊塢合作模式的腳步,找齊一時之選李連杰、梁朝偉、張曼玉等大咖端出《英雄》,以大膽強烈鮮明的色彩美學想突破格局,但故事最後,連華人觀眾習以為常的歷史認知也被扭轉,秦皇竟成醉心天下和平的偉人。

 

張藝謀再接再勵再造《十面埋伏》,用華麗視效將指標性的竹林決戰打造得更炫目,可惜還是栽在故事邏輯,劉德華突兀的臥底身分,死3次都死不掉的章子怡,張藝謀依然叩不了奧斯卡的門。他成功開啟中國商業電影之路,卻埋葬了中華俠義精神。沒有深刻人性觀點支撐,《英雄》只逞得了一時。陳凱歌的《無極》也是一例,即便藝術成就絢爛,卻不如王家衛特立獨行的《東邪西毒》,顛覆武俠類型的精彩。

 

《臥》片後的15年,侯孝賢終於獻出他的首部武俠片,一如侯式電影的寫實,《聶隱娘》眼裡看的不是眼花撩亂的招,是窺探過人世百態萌生的柔情仁心,在一幅又一幅天地之大的景色裡,舒淇放下俗擾,在見過愛情之後,她終於見到天地,隨妻夫木聰歸於平靜,俠義的最高境界,終究是反璞歸真的人心。

 

by 2015.8.30, @Appledaily

 

 

derd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