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弄.jpg

 

最近很流行小說作者自己跳出來當導演,或者說,很多原本沒有電影實務養成的人跳出來當導演。筆名藤井樹的吳子雲是其中1例,他翻拍了近10年前自己的暢銷小說《六弄咖啡館》。在現在的華語圈,校園青春愛情片如同台北城裡冒出的咖啡館一樣多,每個人都有偏好的咖啡館,誰沒有自己的青春,什麼理由讓觀眾願意去參與你的青春?侯孝賢的《童年往事》讓多少人奉為經典,但我確也聽過他同代的老影人對他說過「我為什麼要花時間看你的童年故事」。

 

六弄》拍出了青春校園固定會上演的懵懂愛情追求與碰壁、臭男生胡鬧作怪、小女生的連體嬰行徑、考試分數對比打架戰績,片中一樣不少,雖然我覺得那場群毆幹架戲硬配上交響樂彷彿在拷貝《艋舺》,但我更不懂那些穿插的文謅謅字卡是要寫意抑或是輔助觀眾跟上劇情。對於書迷而言,這部片也許體現了他們當年的想望;但之於沒讀過原著的觀眾們,光是這樣還不夠過癮。

 

董子健飾演的男主角小綠和顏卓靈扮演的女主角心蕊,在前半段步步近情的階段是我們周遭再耳熟不過的初戀往事,鬼馬精靈的林柏宏演的阿智也是你我熟知義氣湊和麻吉把妹的好兄弟樣板。尤其當故事即將轉折,男女主角考上遠距離的不同大學,導演著墨了小綠甘願犧牲大量生活費在買車票北上只為見愛人一面的痴情,卻只讓女主角僅以「遠距離」或「你覺得我們會一輩子停在原地嗎?規畫未來很重要耶」的幾句簡單對白交代,便讓我們奉為至上的愛情草草殘念告終。

 

也許我們對於「遠距離」3個字都有大致認知,所以觀影時暫且合理化自動腦補,讓情節得以繼續。可是小綠母親生重病的環節,導演只給了1通電話外加藥袋特寫,沒有再多的親情關係堆疊。可惜的就是,小綠面對情變和母親的這2條故事線卻是他最終悲劇化結局的關鍵點。沒看過小說完整舖陳的觀眾們,可能在這撕裂橋段上大大失去催化的效果。

 

甚至在男女主角小說式的咬文嚼字對白也隔出與現代觀眾一段距離。《六弄》的出現很難不讓人去論較先前的類似片型,《那些年》在九把刀拿手浮誇張狂的筆弄下讓「大笨蛋」和沈佳宜的關係刻劃得立體飽滿;陳玉珊的少女心在《我的少女時代》細膩地把的當代流行的偶像周邊商品、冰宮、畢業紀念冊和機關式鉛筆盒等細節營造出青春懷舊。《六弄》就算搞到痛心撕裂,也該如《左耳》的層層堆疊、要耍弄文藝腔也不如少男情懷也有詩的《青春派》;藤井樹相較下比較四平八穩。

 

好在《六弄》的選角很成功,2個曾提名金馬獎帝后的董子健和顏卓靈,1個甫獲上海電影節最受關注新人男演員獎的林柏宏,代表中港台的3位年輕演員把這齣戲發揮出紙本以外的靈魂。尤其那場林柏宏陪董子健冒雨狂飆北上去送禮物給顏卓靈,卻驚見女生竟有第三者。林柏宏的吞忍轉身,董子健壓抑傷悲硬塞禮物,顏卓靈寸步難移的複雜情緒,這是難以得見撞擊出的戲劇火花。

 

聽得出來董子健花了很多心力在國台語腔的訓練,當然很多觀眾因為他的發音不夠紮實而嫌棄,但至少不像那位主動告白的女學生的中國腔顯露無遺;至於歐陽妮妮,她不過不失地扮演了1個高中姊妹淘該有的樣子

 

電影收尾,我才發現這片其實不只在描述講董子健與顏卓靈不完整的愛情,最完整的塑型該是董子健與林柏宏的兄弟情誼,這在最後一刻的交代才全然浮現,原來我們青春時候曾經是小綠或心蕊,但或許也都當過阿智;別人眼裡的配角,自己人生的主角。可是這些想像在最後一幕戴立忍的舞蹈時又給澆熄了。

 

by 2016.7.7

(照片翻攝電影官方臉書)

derd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